•  

    他们说,你看不懂这个世界,不是因为无知,而是因为不够单纯。

    而人生最大的痛苦,往往因由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

    这是一趟奇妙的旅行,五个可爱的朋友、当地的人们、象渔供304、阿黄……

    可以是一场海上存亡之旅,也可以是一次荒岛余生探险,更可以是一出因缘相交的缘分起合。

    归来之后,除了无数次向他人转述途中的种种,还总想留下点什么,不叫脑袋里的印象无可遏制地逐渐淡去。

    君子之交淡如水,阿黄的陪伴,也只能是从开始到黎明之前,不要道别似乎更好。

    所向往的那种有感的生活,在这里,也并不是不可以并存的。

    要让自己充实强大起来,这是矢志不渝的理想。

    在思想同文字一道匮乏的当下,重振旗鼓吧。

  • 夜一下子凉得不用再开电扇,那之后就再没开着电扇睡觉。今年的夏天,也睡在某些吹着空调的夜里,那时仿佛感觉到了秋天,温温软软。

    早晨醒来,工作的人还未出门,太阳光也尚未洒将过来。突然间夏天就走掉了。却开始怀念即便是坐到哪儿都是湿乎乎一堆汗的热天气了。

    人的情感太过丰富多变,只叫英雄气短。故事里的那一瞬,就不能铸就永恒吗?对于所爱的人还会时而生出厌倦的心,你到底是接受不来。

     

  • 还是非常爱夏天。而身在这个季节很爱它的心情是多么美妙。可以忍受出汗、日晒。手上的湿疹,你也不会被它打败。

    去年也是好的,你去了很多地方。今年,就这样有点小忙、有点小空,在一些未知中等待,在一些努力中期许。

     

  • 时而,脑海里想起那时去到的一个地方,与当下的景象,更多的是温度、情绪,相应景。

    或者,是一个早已模糊、或许并没到过的一个某处,有那儿的气息传来。

    无论如何,它们都是温柔地,令人觉到惬意。

    可以是凉凉的秋、也是湿嗒嗒的春夏、烈日炎炎的暑也好,红泥小香炉的冬,你都爱的。

    这样的夜,多美好。那些能够单曲循环的歌,不害怕的心情。

    未来是更好还是不再,对你来说都不是真实。

    细水流长,会有些歌曲,可以反复吟唱,会在适合它的时刻出现,叫你感动到痛哭流涕仍旧满心欢喜。

  • 今日近距离望见星星,原来她已这么老迈了。眼睛上由于发炎长了一层衣,还是一个人在外头晃来晃去。我摸摸她的头,叫她快快回家去吧。

    小胖的眼睛仍是清澈明亮的,她们只差两三岁。

    小铃铛继承了小灰小黑的机灵友爱,她是一枚希望的种子!

    怎么着也是进入了暑假的状态了。这一个月种种事情发生了又落定,日语荒废了好久,却已下定决心12月那次要抱必过的决心。这一周,把剩下的练习完成,然后待命。

    在暴雨的梅雨天里享受温暖的睡眠,也许这周过后便要义无反顾地热起来。无论如何的天气,对我来说,都好的。

    总不愿去评论别人的情感,那些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听着过去就好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呵。在我们,两个人一起,便是无条件的信任与相爱。

  • Echi那儿的春日小白花也在落一地了。原来龙龙家也有一只毛头老小兽,比小P还要长上三岁。龙龙的蓝手札又可以打开了,看她空白的四月,想来同我一样,没有目的的忙碌,却也充充实实地度过了。

    六二二之后的六二三便入梅了。每日一场雨,倒也清凉。昨日还借着雨劲同姑娘们观摩了一场恐怖片。小院里头的绣球已近枯萎,今年却是忙忙碌碌地错过了,没想到它就那么短暂。女贞却是已经花开花落了好几月,站在树底下便能沾上一头一身的青子香。广玉兰也很不错,当年那个南方女孩儿最爱的,同她一样端庄大气。

    我是更适合女贞、桂,这样的细细小小。

    Echi的相片依旧那样醉人,湿漉漉的季节,花开不败。那些个小院子快快成长起来吧。我们的小百合,也期待着你给我们惊喜。

  • 动气的时候,都是在辜负当下的好光阴。

    但很多情绪,你却不愿将它控制。

    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水瓶子,眼泪水好像坏掉龙头的自来水。

    天气暖和起来,在春节前,立春也还未到。

    原来最爱的还是这种好天,有人陪着,去野地里,撒开腿跑啊玩啊。

    好像一切都还在那个时候,你的小脸肉嘟嘟的,尽管那时就总有人说你瘦小。

    但是有男孩子喜欢你,尽管他们怯懦;你和还没长大的女孩们玩得多开心啊。

    好多事,明知会发生,却无法避免。好多人,明明想了也没用,但仍旧记挂。

    就连才前几年,你和亲爱的她的那种感情,现在都望尘莫及啦。

    他呢,到底能不能感受到你的难过呢。你的难过是一剂毒药,只能安抚不能弃。

    时光啊时光,请带上我;良人啊良人,不负不负。

  • 2013-01-23

    25 - [两个人的旅程]

    我相信这会是一次凤凰涅槃的重生。

    本来呢,身体的背叛叫你孤单无助。

    还好,无论如何,身边的人终是你的依靠。

    赶在25岁生日前的大出血,好好把污秽病毒冲刷一遍吧。

    我们不怕,有的只是淋漓尽致的死后重生。

    那些事,在这一刻出现,未必是坏事。

    我相信你的话,我们早开始把丑恶的都接受了,用一点点的辛苦来换一点点的幸福。

    我亦是如此信奉,我们的先苦后甜。

    而自己,她将迎来我自己重一次的喜爱。

    好好眠,为身体食,为精神安。

  • a、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如果我的坚强任性
    会不小心伤害了你
    你能不能温柔提醒
    我虽然心太急
    更害怕错过你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b、
    时光飞逝时光飞逝呵
    如同你所说
    我们的确没有太多时间来浪费
    属于自己的幸福,用爱,
    转动起我们美丽的小星球
    遇见你,是一场盛大的久别重逢
  • 2012-10-24

    太多——烂糊面 - [嘿!]

    爱一个人寂寞的时候,但不要太多。

    爱一个喝红酒的女子,但不要太多。

    爱一句来自你们的温柔的话,但不要太多。

    都不要太多,太多了就要逃啦。

    今天中午做了青菜蘑菇烂糊面,早上想到的时候就觉得好好吃,好开心。

    对食物,仍然是快乐而感激的。尽管对于许多人,吃货决不能少了某些东西。

    但是食物,温暖你的胃,就像这季节,我闻见蘑菇的香味,面条的糊糊味儿,

    就像那年在二食堂,我们风雨无阻的早餐。仍旧是一样的,亲爱的们。

    叫时间来做主,我们就不要想了。好好快乐地生活吧。

     

  • 2012-10-10

    sound sleep - [嘿!]

    These days I just woke up early in the morning.

    Then I listened to those old songs and could't stop crying.

    Just like that incredible sweet dream,I  woke up with a smile and cryed thoroughly.

    If I found you,I'll say a hello;

    If I you found me,you can give a big hug.

    I kind of know that,these daytime,are just like the daydreams.I won't wake up.

    Every song sounds like my song.

    I may meet you from the morning till the sunset,we look at each other without a word,but it's ok;

    then I can hear you  after the sunset,the most boring things can be reasonable;

    and and,before the sunrise,in my dreams,you may all the time by my side .

    I have no guts to think too far.You'll lead me,right?

    It's hard,it's simple,it's easy,it's awkward,it's out of sense,it's familiar,it's like a dream come true.

    Can I just put my seed here,live here till the big tree becomes bigger and stronger?

  • 好多人的博客就突然之间不再继续。好多人,出现着出现着啊,也就不再出现。

    尽管一直对朋友们叫嚣你们不要变啊不要变啊,冷不丁的自己倒是格外地反复无常。

    时而自信满满到自负,时而好想也这样消失掉吧。

    我好想听到你们一个个的好消息。工作做得那么好。爱情美满。志向远大。或者只是身体棒棒。

    那些个星座书上说呀,水瓶的孩子不容易同人交心。但越长大越能感到朋友们的温柔,我们是心心相印的吧!

    我依旧是个反反复复,经常内心小没落小阴暗的人。所能做的最棒的事便是拍屁股走人!

    而你,这只和水瓶超级南辕北辙的巨蟹,据说我们来自两个毫无关联的星球。

    但是,如果可以,请你一定要坚持到底啊。我怕我会很早放弃。死缠烂打的温柔一击却真的管用。

     

  • 2012-09-16

    愿一切安好 - [嘿!]

    虽说,没人可以说了算。但,愿一切安好。

  • 2012-08-26

    不要错过一点点 - [嘿!]

    (我的背有两条好看的泳衣肩带印儿~手比腿黑了N层。)

    因为豆瓣上瑭木姑娘的一次活动,知道了纣王他们。听一听纣王的歌,真的很不错。《磨剪子戗菜刀》啦《该》啦《那个喝醉的夜晚挡不住我们的步伐》啦。这帮老男人,声音好听,那么爱猫爱狗,想必是多么温柔的人。

    昨日的《非诚》上头一个温文尔雅滴台湾老男人牵手了一位女博士。之前那个环游世界的老男孩。他们也都是聪明女孩儿的选择。想想要是到了三十再遇不到年轻俊美的意中人,那么到时自己同一个老男人之间的有碍世人的差距也能小许多吧。那到了那个时候,便可以义正言辞地跟随一位“姜文”大叔啦。这样想想,就当聊以自慰啦。

    他们说,越寂寞越坚定。那些他们,他们又强过我好多。他们去到世界那么多角落,待人友善,广结朋友。自己又是那么聪明,那么能。还有许多人呢,梦想是因为艰涩的现实受阻,而非像你一样缺乏勇气。虽被誉为铁臂阿童木,你也毕竟向仰的是顺利的平淡的叫人迷醉的满足的生活。这却不得不要些运气,或者背离。

    努力努力,做事做事的感觉真好。终于可以凭借一点点自己的力量,叫身体在水里漂浮,也不再会畏惧本就该亲近的水。游起来的感觉,好像恋爱啊。我还要去骑马,继续继续前行。

    而你们都要,身体都好好地,爱自己哦~

  • 近日与梦境为伴的时光甚多。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因而显得少了。

    昨日梦见拆迁,一滩滩废墟,我担心原来住在这里的猫狗鸡鸟人。

    那日梦见她回来到学校,却不是我们一起在的那个。是我的高中,她更中意于一个男生。让我觉得甚是伤心。

    她说,那个时候是多么好。可以肆无忌惮同男生搞暧昧。

    我知道她是爱搞暧昧的女生。C小朋友说,男女都一样,搞暧昧就是虚荣心。她当然可以拥有,因为我们都爱她。

    C像个贾宝玉,我说。他扎在一堆女孩子当中,对每一个女孩儿都温柔体贴。大家也爱他。但他只全心全意对他的林妹妹。(虽然论体质,L比较像,但他们木有啥关系哈o(╯□╰)o)

    C是小朋友,所以他说了“虚荣心”,但是在这个年纪的我,的确已经成长到不再喜欢暧昧了。如果暧昧,只是因为还不够爱。但我也渴望有份暧昧的感情,因为那样我便可以感觉安全,而不必再疲于应对。

    XD、LLT那样,相个亲谈个一年半载朋友,就可以操办婚事了。这是我们的模式吧。

    我甚至可以总结出一些相亲交友的经验。但我依然随心所欲地期待着。自由本是可贵,我无法为了一个我不爱的人放弃。

    庆幸生活中的大部分人,和我喜欢的人们,总在一起。不用在这边道完别,那边就是天涯海角。

    许多事情,因为读书太晚,懂得太慢,而失之交臂。还有许多,在懂得了以后,总能欣然接受,无论它是怎样怪异。但怪异才是你爱的吧。(LL会说这是O型瓶子自己的特质~)

    有时你要离开一会儿,有时你得离开得稍微久一些。但无论如何,你总会回来。就像Ross跟小Ben说的那样。

    你们,一直在我的心里。我希望我在你们的心里也是同样。但愿有情人们终成眷属(LTZ,我们自己也是哈O(∩_∩)O哈!)

  • 2012-07-28

    酱萝卜 - [嘿!]

    瞧这,似不似故事书里的冬天,动物们用来煮酱浓美汤的萝卜?
    那样对于冬天的遥想,总在假期快要使完的夏天,跑出来慰藉小心灵儿。
    但是,冬天来的话,我们还有长长的眠呢!
    就算是春天来了,也要赶着去草地里头打滚儿;秋的天高气爽的风,便更不必说。

    春天的槐花早已落尽了,但当你踏足东经104.06的那地儿,你却发现原来季节在那儿也慢了一拍儿呢。槐花儿落满地,绣球也正饱满。

    你好想到他那儿去看看,晚上八九点坐看日落的盛况。世界真好玩儿!
    于是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总能这么高兴~满怀一年一年的期待~

  • W女孩说,以为我会选择那种优哉游哉慢慢游的方式来品味成都。但其实我的旅程总是非常满,我愿意将旅行时候的时间加倍延长。因为好多地方,我都是第一次去。在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去之前,我有太多新鲜要去尝试。

    我要学游泳,但一定学不会的话那就至少学会在水里睁眼吧。以前问过老T,他说刚开始的时候会不太舒服。真正如何,还得自己试了才知。不过当然有点儿担心。

    回来以后就期盼快些见见同事朋友们,好早早回到每一天的生活轨道。我总嫌自己无法静心,看书也有些囫囵吞枣,很多东西没法真正记住。

    我依旧无法摆脱那颤颤巍巍的劳命感。就连爬座山,为了赶在天黑前下山,也可以不顾腿脚的酸痛,用一个半小时走掉上山要四个小时的路程。在安全抵达水平地面时,伴着奇妙的高山耳鸣。我的世界,怎么这么勇往直前呢?

    但是,再过二十年的话,你总会为了那些你没有去做的事懊恼,而不会后悔做过什么。就算记不住,一边丢一边记总能留住些什么吧。

  • 2012-04-11

    干净仿佛新生 - [嘿!]

    你以前说过的,晨起的雨水。原来除了阳光,你也好爱雨水。下大雨的夜,可以冲洗掉连日的疲倦劳累和哀伤,给予你温暖厚重的拥抱和睡眠,脑袋亦更明晰。晨起的雨水,雨后初霁的阳光,那仿佛重新一次的开始,世界好干净!

    昨日偶见一年前有人在从前的空间留言。见他引用的文字,却不知出自我言。文字如同生养,一旦离了本体便不再属于你,你可以爱,但它们亦有权自生自灭。那是属于它的生命了。

    光脚穿长裙,绵绵的舒舒爽爽。工作也许真正开始稳定,不再需要那般劳心伤神,疲于奔命。总之眼下的光景能够得以偷闲好一阵。

    总之,我也不再害怕工作做不完要带回家来,时间总可以帮我。

    我又开始重拾电影,我爱《晚秋》,因而他们赐予我独坐VIP尽兴独享的尊贵,别人若是不爱我便多看几遍确定自己的喜欢,因而也不恼。

    茹素的决心从开始便坚定,现在只差时间慢慢叫彼此习惯,本来对吃就无多大索求,就个人的执行力来说,甚是容易。期间伤害到了特别是家人的情感,只能默默,我在好好地做,请不要责怪我。

    如下只欠寻得一个志同道合至少要能理解包容的男人,今后的家中事,我再不必担心每日要面对生杀大事了。这是在朝你迈进的更进一步吗?此刻我不知,但总会知。

    朋友们同事们,相当年纪的年轻人,大家在一起多理解,不伤害,也努力,前景可看。工作后下班归家的感觉真好,言语相差的异国人,却能时常与他们透露内心事。

    我告诉他们我爱有大树的城,她说她忽感笃定心安,他说他喜欢有我的城市。眼泪水就要掉下来了。我想要做内心强大的飞天小女警,保卫我们的地球,只因我想在一个美丽的世界上存活,美丽地被美丽的你们所爱。

  • 2012-04-01

    一棵树一座城 - [嘿!]

    只要有大树、阳光,温柔的城市。我好爱啊!

  • 2012-03-11

    嘿! - [嘿!]

    朱天心十八岁写《击壤歌》。

    我的十八岁,2006年,高中毕业,进大学,结识了他们。

    电脑文档里,2004年的时候,也写过许多漂亮的文章。现在看来也是如此。

    而天心所言的那些爱的纠结的情感,不正是你我的曾经么?

    如今,我不知我是不是已经失却了彼此。至少我们不能再在一起疯闹傻笑嬉戏无忧。

    我无法改变这么多年来,那些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我的想法和看法。如果你不能苟同,或许反对得激烈,

    那也许我就要真的失去你了。但如果我们能够和平共处不赞同但不做伤害的事。那勒内·夏尔同海德格尔一道戴着帽子,走在大自然里头的那幅画面,那幅叫昆德拉最最爱的画面,会将是我们。

    那些漂亮、寂寞的千万、百万起的别墅,孤零零地立在大片芦苇荡和太湖清清水的中央。草皮带着秋的黄色彩,真的好美啊!我总担心它们会无人认领,好像孤儿一般,婷婷等候爱人前来,却独自蹉跎掉了不忧不惧的年华。

    要是能和你们,他们,我们,一起,热热闹闹一起,住着。那可真是无忧亦无惧了!

    消费的社会,极尽的社会。到头来只是一个社会。世界依然在那儿,请好好看着,不要丢了它。

    拥挤闹猛过了头的木渎街头,金山石雕刻的动物像;脸上有岁月,但不见沧桑的骑车男子,置身于中又仿佛身在别处;他们带着他们的心爱,前来游玩,此前一刻是快乐的;大叔不在乎他的职业工作,但他的日子可以不要考虑我的那些伤脑子的问题,他的背后是清朗的天和大片的世界;

    我没有变得越来越怎样。我和他们一样,一直是那样。感谢与你们的相遇。尽管不安,我仍需要学会坦荡荡地生存。不要辜负。努力去做好,因为我不会努力去做一个好人。

  • 2012-02-26

    气温有点低 - [等待]

    今年的冬,开始得不早,结束得也晚。到处的春梅都还未开。腊梅已近尾声,但余香尚留。这种粉色的茶花倒是开得美开得正盛。

    11年的考试成绩出来以后,这过去一年总算完满了。时常想起10年开始的那些旅行,09年同MR.白去的宏村算是序曲。我真的爱上了旅行。恐怕将要成为戒不掉的习惯。现在这一年,值得期待和小小不安的那些计划,会有人在祝福保佑。

    慢慢成长变化的身体,有时候恐慌忙碌奔走的梦,现实的颜色时而也似梦境,似画面。离开大学生活以及习惯越来越远,对电影也渐渐不如前。开始难以下定决心。并且常为了工作肢解它们。想念朋友们和那时候的生活,但难以清晰地问候,得知彼此的内心。毕竟那么远(并不一定是距离)。

    对于爱的城市和世界,羞涩的心不能够好好保护它。能够勇敢地保卫,这将是我成长的目标。

    等待天气暖起来。总要感到幽默的美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 连上今年的1月,终于把小M的那条毛围巾悉数改进。两个挎包,一个小零钱包,还有一双脚踝套。

    天气冷,工作忙,没有热情,种种借口之下,渐渐怠慢了。我总是这样一种人哈,想要快点做完,只是因为害怕之后不再能够提起劲来继续。

    那只绿色的包,不知你还记得否?我们也一起走过不少地方了,但如今它已老去,无药可救。我只得将它花色的尚且年轻的内心,按在这一副更为花俏的靓丽外表之下。愿他还能走得更久。

    以为可以做完一些事,然后再一点儿不失不得地,回到前面停下的地方。但是果真是不行的。所以我还是只能拼了命地完成一桩事后,再好好喘口气。

  • 2011年早已谢幕,农历年的岁末也即将告终。同事M走的最后,告别做得恰到好处,时间被填满,抑制了迟钝的想念。一晚上,一个兢兢业业也为理想而活的七零后南方男人,一个四十多岁二三十模样欢快打入中国生活的日本太太、一个背着大书包奔奔跳跳又微微秃顶抽着烟的韩国大叔,一个哑着喉咙幸福新婚刚刚拉开序幕很大哈也很善良的麦霸,一个温柔文弱但不懦弱总有一天要作为的江南小书生,一个只身前往非故乡非第二故乡只得投入全部热情主动再主动的小小女生,一个总说自己像裸婚时代里头女主角找了一个文艺妈妈爱的好青年男友的大女孩,一个被誉为是圣斗士的越夜越精彩能将整晚坚持到最后的我。多么奇怪的八人组合,然后又在凌晨三点最后六人走在开始落雨落小雪的邓蔚路,被一辆辆警车出租车呼啸而过,抛在车后,体味着夜和不夜的滋味。红绿灯人行道的地方,自然地分道扬镳了,却没有想到这可能是永别式的再见,于是又折回来拥抱一下又一道走了一段路。如此的夜晚,怎么样的告别都是不礼貌的。

    这人生,就硬生生地,要开始那么多的离别了呀。这个职业,更加剧了如此的体验。小学中学大学时代的我们,也许是抱着一定会再见的心情,所以才那么看不起那些离愁别绪吧。

    之后,我们都要在没有曾经的对方的小世界里继续生活下去,随之而来的改变不言而喻。然而,没有办法,现在的我只能够体会到这份微酸的心情。之后的我们,也只能够活在那个时间里。

  • 新年元月的第一天,早上醒来新手机自动更换了祝贺腊八节的图样,叫人喜爱的木色背景,一碗干净惹食欲的腊八粥。心情很好。开始看老季推荐的《中国人史纲》恶补一下史地知识,其实挺好看。帮老妈去废墟晒被子,遇见邻人的猫,新的小狗,还有一株遭遗弃的腊梅,却是开得花枝乱颤,被压的枝条上亦是缀满了腊香满味的星星点点。记忆里最早的腊梅,是在浒小南边的幼儿园内,当时的自己似乎还没开始上幼儿园。路过时看见里头的大孩子在玩雪,纯白世界的雪地里,唯一伫立绽放的正是一株明亮的腊梅花树。

    一切都挺好的,好的开始。但是有些问题却是始终暗藏杀机。不知道的时候,不知是祸是福,便浑浑噩噩没心没肺地生活下去,倒也好。最怕当然是在那间屋子里头好好地安睡着突然醒来,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我真为之难过,并且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找借口开脱而颜面尽失。

    本来,世界并不完美。但若真的没有了人情味和同情心还有基本的恶心的情感,所谓的文明人连别无选择才茹毛饮血的祖先都不如的时候,真的是,完全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了。而他们的激动甚至是偏激,让我心有余悸。真相只有努力去调查才可证据确凿,但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不可能的。我不是不愿相信,这样的事情我总是非常武断地立马就能接受,因为总觉得,我们亏欠得太多。但这一次,对不起,心里好难过啊。

    现在,我只能再找借口来维系苟且偷生般的继续了。白日的阳光下,有时候能像雪,像黑夜一样抹掉些什么,掩盖掉不想去想的存在。但就如同望见那一张照着腊梅花的相片,便能闻见密密匝匝的花香;当时虽然寒冷,但照片上看来,草地上浇花的花匠,人们,花儿,空气都在真心诚意地呼吸,

    我看到他们都好好地爱着它们,对它们也不薄,他们的心都会痛,会难过,会不舍,会无论如何也不会做某些事。而走到桥对岸去了的小狗,请你早日回家,或者一个人好好过。愿他们对待它们能一如既往,始终如一,如同真正婚姻那样神圣的承诺。为我们牺牲奉献的你们,真的谢谢,谢谢!愿大家都有意义,都不要难过。我也能找到好的出路,努力作为,不要难过。

  • 2011-12-24

    2011年12月24日 - [等待]

       

     

     

    完全是因为,一句话,一瞬的感念,一个人似是而非的教唆,就要忍不住跑去这里跑来那里。

    适合总结的这一年,但还是不要了。至少现在应该懂得尝试放任自流。你真的正在失去他们。当你此刻,隐隐不爽的心情作祟,实则早已时过境迁啦。

    你不愿意是一个淡薄的人,曾经也做过种种争取的事。赢来的丢掉的,皆是不值得再留恋伤情的。

    换掉老旧的东西不容易,当然了。感谢不一样的大家,齐聚一堂,其乐融融,来去也匆匆。再在心底留下深浅不一的印记。无论在哪儿,做着什么,愿诸君一切平安。

     

  • 2011-11-26

    对不起,谢谢 - [等待]

    虽然,我也许并没有爱过你。

    但是谢谢你,总是追随着我,总是出面保护我,冲它们吼。

    我当然知道,这一生短暂,总有一天我们不能再见。

    但因为来得突然,且于心不忍,心有不甘。怎么就这样,怎么可以因为这样?!

    这不是应该有的结局,所以我狠狠狠狠地诅咒他们。可是,

    对不起了,那些日子,我都没有好好对待你;没有请你来玩;没有多赞美你;没有好好感谢你,也从来没有爱你……

    但现在,你叫我伤心了,我非常地难过。你曾经在我的生命里擦肩而过,我不可能越过它而独立存活。

    希望如今一切都已过去。你可以,好好地睡了。

    对不起,谢谢你,再见!

  • 2011-09-25

    长草的桥 - [颜色]

             

    我们拥有,长草的桥、开花的树,以及、零零落落失散了的老故事。

    他自十多年前便开始勾着背踩着板车寻泔脚。人们说他的小辈早已放弃了这位固执的老家人。没人能够阻挡,只能任由他的背一年一年弯成了90度。然而小学的我那时初见,却未必是他最初的开始。

    他也可以为之媲美。起先我们总以为他是独居。收来的宝贝破烂满满当当堆破了上下两间房,如今已是摊到了门口,马路也成危险。后来发现,原来隔壁的那家便是他的儿孙,他进门借地方放他的宝贝,两手提着不知为何物,胳膊肘去推开那扇移动玻璃门。里头的女人头也没抬,直到他开口说了什么话。没有路可以进到他的宝库里去,更别说上楼了。也许某天,那些二楼的宝贝,会一个想不开跳下楼来,谁也说不准。

    曾是部队里表现出色年轻有为的军人,为了家庭阻拦不能与他厮守的长官女儿,他生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了大将军,身披红色大斗篷,他的凤凰车便是红缨白马,同他一起,驰骋沙场,只为戎军归来,迎娶他心爱的姑娘。

    他没有缺点,只是懒。他只是不喜欢工作,只是在被分配到了厂里之后的第二天便逃了班。卷一袭铺盖顶头上,相信在这镇子上随便晃荡,饿了捡拾残羹,渴了喝口河水,累了困了摊开铺盖,在哪儿都能遮个风避个雨,太阳出来还能哺哺太阳,捉捉虱子玩儿。多么惬意自在,无忧无虑~父母只能当是二十年来做了一场荒唐梦,最好也别在街头巷尾撞见了,太过尴尬。他的想法也许并不错,只是早早用完了一生,急着去赴下一辈子的奢华了。

    那位英雄,出手相助、勇搏歹徒,却被歹徒拿刀砍死在公共厕所里。他的名字里有个“鹤”,人们便互相安慰道,他是驾着仙鹤去了的。那间小砖房倒是一直都在,公房私房都动迁了,它却还一直在。

    他住在她家楼下,她告诉我他是个花痴,家里没水没电,提个桶去运河里汲水喝。那时他也正值壮年,夏天总是赤着膊,一件上衣搭在肩上。皮肤晒得黝黑,站在路口看过往行人。最多又是一无所事事的懒闲人,选择如是生活的前因后果无人知晓。大学四年毕业回家,如今再见,却发现他是陡然瘦消下去了,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模样,眼神也再不似当年般炯炯然了。

    那个她的小摊贩卖好玩水枪的女人,那一年到河边洗拖把掉河里淹死了,我总记得她的摊子和我那唯一一次的光顾。那个如今和小姐妹一同去新建公园跳舞的丰满女人,她的男人开了多年黑车,刚一改行做出租便被两个十来岁的外地小赤佬捅死了。她的男人曾经高大壮实。

    拐角的大树被砍了,一个夏天下来,却又冒出了新芽长到了一人高,叶冠则需两人合抱。

    老太和老头住在那排前后都推倒了的老公房里头,他们的狗常常在空了的隔壁蹲守。

    敲掉门窗好像千疮百孔的奶酪,那些房子,在夜里还亮着一两盏灯。

    拆掉的门窗,带钢筋的木板可以出售。空房子里正好可以供一辆车停进。门口忠实陪伴多年的树,被留下,等待着砍伐或截肢。

    老太门前的大树,长了那么多年了,今年竟头一次开了花。满树的白,美得!可是,她到离开却不知晓它的名字。

    他们留下的瓜果,倒是不愁没人采摘。

  • 2011-09-07

    2011.9.7 - [颜色]

    秋常是这般的颜色。或是没有颜色。那些亭亭玉立的小葱兰,在我认识她们的第一年,最先开在九月的尾巴。而今发现,八月便可见其身影。是一点儿一点儿然后开满起来的。亮闪闪耀眼纯洁的美丽。

    紫薇同夹竹桃的花期长,一个夏天就这么过去了,仍旧依依不舍。我却没有时间和机会前去看望。

    桂应着早来的中秋,赶了早场。它们是多么默契美好的一对儿。

    Eason的歌多是情歌,电影、讲一讲小爱情就更好看。我们猜测着他爱他,他不爱她,生活。人总是不及优雅的动物来得自在洒脱。但是可以精彩,是不是?又是一年,你却始终不老。

  • 2011-08-24

    喜宴 - [颜色]

    周日,去参加了妈妈表妹的葬礼。她唯一的儿子今年刚在一家不错的公司找到活儿干,年纪轻轻口气不小。不知出于何种心情,他不顾亲戚长辈的劝告,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掉一滴泪,也没有叫一声“妈”。大人们没办法,只能说孩子太不懂事。这一次大人们都没让老人参加。表姨的母亲,我的姨娘,还有我的外婆等等。作为送葬队伍里头除了逝者的丈夫儿子,小表姨是最为亲近的血脉关系。她也主导了仪式上的悲伤气氛,刚才还在同他人讲着姐姐的内向隐忍,命途多舛,十年之后又见到我说着一点儿都没变;一会儿自己又是整个人皱成了一场哭,哭得真是死去活来,把中午饭全部吐掉了,腿软得路也没法走了。

    大表姨住院的时候,爸爸妈妈去看她了。听妈妈回来说,明白脑瘤这种东西,让人丧失了语言活动能力,大小便不能自理,有话说不出,随后便是失了尊严,在拖拖就就之间,最终死去。我没能见到她,倒是觉得这一死,对她来说,总算是一种解脱。

    留下来的,悲伤、感怀,自是生者要去承担的。

    十年前,借着大姨爹的八十大寿,我同那些从未谋面的亲戚初次见面。一些孩子,见面时陌生,过一会儿就玩到了一块儿。像是新认识的朋友,但心里知道我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

    这一次,除了我自己的表弟由于烦恼过于肥胖的体型问题硬是不肯露面,其他的孩子们都到了。和十年前一样,只是大家都长高了,她们都在读大学,一个妹妹在学美术,一个在学医,还有一个我不清楚但果然长大了很漂亮。而那个弟弟,没有了妈妈。在这样的场合下,我们实在是没法再续十年前的情谊,大家缄默无语,只和自己熟悉的人呆在一块儿。

    十月,大姨爹又要过九十大寿了。如同生死红白,都叫做喜事。我们不幸地,怀有会悲痛的心,要过着思考人生的日子。在悼念死者,为之为自己的人生掉眼泪的时候,大家感悟道:过日子还是要想得开点儿,想吃就吃、想穿就穿,别亏待了自己和生活着的家人朋友。

    大表姨的命是苦的,姨娘的丈夫,表姨他们的爸爸在很年轻的时候便过世了。姨娘自己身体也不好,还要拉扯大两个女儿,现在大女儿也先走了。

    她的哥哥们,我妈妈的亲生父亲、还有早年去了福建的二姨爹,也都在极年轻的时候过世了。包括姨娘的丈夫,听说他们当年都有着很不错的工作,若是能够活到现在,定是相当不错的级别。九十岁的大姨爹,大家都说,他是替两位不幸的弟弟把他们的命都活上了。岁数是活上了,当然生着的那些烦恼苦难也都一并承担了吧。

    我们家楼上的钱阿婆,两个女儿,大的随夫去了加拿大,在那儿又生了四个孩子。小女儿前几年得病过世,多少也因着她这个医生母亲的疏忽造成。大女儿出了国,就没回来过,连妹妹的死也没法赶过来。小外孙女性格独立倔强,对母亲的去世亦是表现得如同我那位表弟一般。钱阿婆在那当儿迅速衰老,腿也跌折了,叫邻人们唏嘘不已。

    时间真是会冲淡一切,虽然我并不知道她们的心里作何思考,如何悲伤。但看着曾经极为怕狗的钱阿婆,如今因为外孙女喜欢,养了一条狗,那只狗小时候随性妄为在外头放养,大了以后因为是母狗,不得不关起来养。它每日都会在钱阿婆下班回家时间,在他们家三楼阳台上偷偷张望,有时晚点了还会叽里咕噜嘟囔。见着阿婆骑着小自行车出现在巷子口,不要太高兴,立马欢呼雀跃得死去活来。

    因而,我们都觉得,这真是莫大的安慰。孙子孙女即便不懂事,终归还是在健康地长大,去迎接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

    我们的人生,看在眼前,不管怎样,都是自己的。送走了往者,我们又要奔赴另一场喜宴。

  • 最后总结,这次在曼谷,购物还是成了比较主要的活动。“国人都说香港好,唯有曼谷比得上。”虽然没去过香港,但我相信这句话。曼谷的商场很多,国际知名品牌自是不必说,还有很多创意小商品。在Siam Paragon还是Siam Center(我分不太清了,都在差不多一块儿)有一层很大的一片,都是贩卖精巧文具礼品的,很有意思。光是慢慢转转看看,也可以收获不少。有些泰国本土的服装品牌,名字就是季末折扣,想来是一直保持着打折的状态?一条裙子大概一两百,单看也不便宜。但论其质地、设计,在国内的话,起码要上到五六百的档次。很多人想必不是第一次来,拖了两个大方箱子。若是买得多可以考虑去办退税。热爱购物消费,乐于精打细算的人,这里真是天堂。

    不过逛商场,当然只是和货物打交道了。要和普通的当地人接触,还是要去众多的大街市场。考山路的确不错,晚上可能要更好玩儿。那里有一家服装店,老板长得白白圆圆的很好看,耐心礼貌。他英语不错,还会说些中文。在小摊贩上买东西,我本来以为像我这样不会还价的人肯定很不讨喜。但试了才发现,讨价还价也真的不难,很必要且有意思。

    回来后,很多人问我泰国什么东西好吃,其实我倒真没吃什么。印象最深的是第二晚吃的那顿泰面,算是最美味的。水果相当便宜,买了一小串荔枝,人民币才5块,吃了我好几天,最后因为没胃口还偷偷地带了回来。这里还有一种很小的味道貌似柠檬的水果,有时候会配在饭里。我在MBK屈臣氏买的洗发水也是柠檬味儿的,很好闻。当时帮助我买的服务员是那种看样子挺fashion,但心里很热情的人,她还特意帮我看了哪一种是适合油性头发的哪一种是一般使用的。这瓶小小的洗发水现在还没用完,不知网上能否再购得。其他的水果没怎么吃,带回来的榴莲干出奇的好吃,有点儿像茨菰片,一点儿榴莲的臭味也没。在异国的话,买礼物还有一个好去处便是超市。当时拎得重死,回来后看看真也没买什么。若是你的目的就是去购物,一定要带大箱子。

    几天下来,在旅店每晚看泰国的电视剧,俊男靓女的,倒也看得欢。泰国的广告在之前,就颇受赞誉,可能也是新鲜的缘故,电视里头的那些广告我看得有滋有味的。旅店的电视台有英文、法文、日文的等等,没有中文的,想来中国人住这里的应该不多吧。泰国RY我是没看到。这应该也是外国人的一种偏见和误解。只有某些特殊场合才有的。所以我想看,没准备的话,也不知去哪里看。你总不能跟人打听,看RY去哪里呢?相反的,在MRT、路上看到的很多泰国当地的男孩子都很阳光呢。有一种土生土长型的,就像那辆突突车的年轻司机,黑黑矮矮,但也挺可爱,笑起来还特别单纯的样子(所以我也不愿相信他们的生意是带有欺骗性质的)。还有一种是受教育家教比较现代的,白白净净的中学生,很是那个年纪的干净舒服。

    后来几天去找MRT车站的时候,也得到了好心人的帮助。有一次我只是自己站在路口看地图,就有一位好心大叔主动前来帮我认路。可他一来不会讲英文,二来还看不懂地图(因为上面也没有泰语,还都是只标了大路),所以在那儿思索了老半天,真是太热情啦。后来他实在是搞不定,就帮我问了别人。但那是一个街心公园,四面有很多条道,指路的人也说不清,所以我又相继问了好几个人。最后问到的一位,其实那时车站就在街对面,可以看到了,但她却二话不说直接带我过去,一直送我到里面。他们都是叫我要好好感谢和记得的可爱人们。

    渐渐熟悉以后,还被认作是当地人,被推销什么活动的时候,慌忙说句“sorry”应答,令她们惊讶不已。也有一些欧美人向我问路的,有的我能帮上忙,有的也只好老实说自己也是过客。

    最后一天归来,飞机虽说只要四个半小时,但在机场办手续、等待,到上海后坐大巴回苏,真是也折腾了整整一天。机场也是个购物的好去处,全逛完的话,真不知要花多长时间。回来坐八点的末班大巴,竟又是差点儿没赶上。虽说几乎每次都是有惊无险,但却也够刺激的。一个有意思的,苏州金鸡湖畔的一套公寓广告,竟然打到了上海。而当时的我,因为身体不适,竟在上海机场闻到了轰热中带着的榴莲味儿,还有泰国商场里头泛滥的Chance香水味儿。下飞机的第一感觉是,上海的确比曼谷要热。虽说是热带,但那儿的天气却要好过亚热带的江南。我不在的那个星期,听说是苏州最热的一周,我好像预知一般,偷逃到泰国去避暑去了。

    回来以后,遇见小胖,它还真如老爹说的,瘦了好一圈呢~第二天便赶去上八点半的早课了。游记流水账什么的到现在总算差不多啰嗦完啦。